全站搜尋      English     

專題報導Events and Publications

名家觀點/敵意併購 應設評議機制

發布時間:民國104年10月19日

2015-10-19 經濟日報 王文宇

上周矽品股東臨時會未通過與鴻海結盟案,「矽鴻戀」失敗,日月光將成為矽品大股東。我國對類似敵意併購規範不足,以致過程中引發許多法律爭議。未來本案將如何發展?類似案件應納入何種管制?值得探討。

敵意併購源自英美,目的是藉經營權爭奪—甚至取代—以督促經營者。它往往伴隨經營更迭及組織精簡,自然引發市場動盪。因此,80年代歐陸初引進此制時,各國領袖與輿論視之為洪水猛獸而大加撻伐。

不過,隨後各國體認利多於弊,乃立法規範。當然,某些併購案是收購方基於規模經濟或產業策略考量,未必表示其經營就優於目標公司,因此法律宜允許目標公司採取防禦措施。

矽品於日月光公開收購公司股權之後,隨即提出與鴻海聯盟之議,宣稱有利雙方進軍系統級封裝(SiP)市場,同時也回應稀釋股權的批評,乍看之,此一商業判斷似有所本。另一方面,無人能否認此舉另一目的為逐退日月光,鞏固原控制股東經營權。

事實上,聯盟之議混雜了「利他」與「利己」動機,正當與否一時不易釐清,不宜驟下斷語。有人主張金管會於股東會前應有所作為,但政府易受政治力影響,如介入公司治理並不妥當。

程序面也出現重大爭議,例如矽品獨董為結盟積極奔走,似失其獨立性;此外利用過戶截止日的技術障礙,使即將成為股東的日月光無法行使表決權。法律應如何看待這些程序瑕疵?本案程序外觀上具合法性,且召開臨時股東會不致對矽品經營產生立即不利影響,從而日月光申請假處分,請求法院禁止召開股東會,法院認為請求無理由而予駁回,此見解可資贊同。

從法制面而言,頂好此類紛爭能及早解決。例如當事人是否揭露正確交易資訊供投資人判斷,至關重要。這方面英澳等國依法設置由專家(律師學者)組成評議機制(takeover panel),有時可發揮快刀斬亂麻功效。

本案日月光指責矽品聯盟契約內容不透明及換股理由不充分,另一方面矽品於股東臨時會後提出假處分,主張日月光聲稱購股「純屬財務性投資」,實則包藏併吞陰謀,公開資訊虛偽不實,乃請求法院認定收購無效。在設置評議機制國家,各當事人有義務依專業意見補強資訊,此種紛爭可及早解決。未來我國可考慮設置此種具公信力市場機制。

此外,法律還提供某些事後救濟管道。追根究柢,董事對公司負有注意及忠實義務,矽品控制股東涉及利益衝突,更是如此。假設當初股東臨時會通過聯盟議案,是否表示矽品即可遂行所願而不必承擔法律責任?

此問題在我國可能有兩種答案,一認為股東會為公司最高意思機關,一旦議案通過,不必再追究當初提案董事會的責任。另一見解則主張類似本案情況,在實體上與程序上充斥瑕疵,因此法院須高標準檢驗,做出董事是否違反義務的判斷。是故在現行法下,股東會通過決議是否具有漂白作用,仍有疑義。

以上事前救濟管道未必完備,事後救濟管道也非立竿見影。某程度內此乃正常現象,因為類似本案商業判斷涉及高度專業,除非有明顯不法情事,政府與法院允宜審慎行事,儘量交給公司治理,例如本案儘管紛爭不斷,最後矽品股東會仍否決聯盟議案。但法律仍須建立公司治理基本規範,供當事人依循。

矽品案高手過招,引發專業討論,不啻為我國投資人上了寶貴一課。現行規定未盡完善,各方當事人須面對高度不確定法律風險,允宜審慎因應。主管機關及法院也應攜手努力,為敵意併購營建一個更公平合理的法規環境。

(作者是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)